烟暖柳惺松,雪尽梅清瘦:读毛滂《生查子》

毛滂生于“天下文宗儒师”世家,词风潇洒清旷,不沾世态,其节序词、咏物词、茶词系列,在词史上也占有重要的地位,苏轼赏识并称赞“文词雅健,有超世之韵”。

>

苏东坡画像

这首《生查子·春日》是咏春词,请注意这首小令中的“烟暖柳惺忪,雪尽梅清瘦”是名句,很为后世词评家称道。

词上半阙,开头两句对仗工整,“日照小窗纱,风动垂帘绣。”“日照”一词紧扣题意“春日”,两句的意思是,春天和煦的阳光映照在紧闭的小窗上,温暖春风掀动着沉重的窗帘。

>

毛滂词《生查子》

这两句一句写日,一句写风,“小窗纱”、“垂帘绣”本是屋舍主人用以御冬防寒的,而在春日春风的照拂下,冬天的寒冷已经被驱散了。

接下对春日和春风作进一步描绘。“宝炷暮云迷,曲沼晴漪绉。”这两句也是对句,“宝炷”原是燃烧的香,这里指春日缕缕光线。“曲沼”是指小池塘。“漪绉”是水波涟漪,像是绸缎上的花纹。

>

春柳

这两句是写傍晚时分的景象,天边暮云低垂,缕缕阳光被云霞遮掩;天气晴朗时,风吹动小池塘的水,碧波涟漪。句中“暮”、“晴”二字又紧扣题意,写春日的景致。

词的下半阙,首两句”烟暖柳惺松,雪尽梅清瘦”又是工整对仗。“惺忪”是睡眼迷蒙,似醒未醒之状;“清瘦”是身姿瘦削,骨格清峻,二句写柳和梅,用的是拟人化手法。“烟暖”、“雪尽”又暗扣题意,写春日大地复苏,柳枝出芽,仿佛揉开惺忪睡眼,迷迷蒙蒙的;而阳光溶化了积雪,梅花的身姿显得格外瘦削清峻。

>

春梅

词的尾句“恰是可怜时,好似花秾后?”写梅花虽在百花盛开的春天衰谢,但更引起词人的怜惜敬爱之情。这末一句看上去似乎离“春日”题意,但正是词旨所在,作者写春日,诸景都好,只有梅花“清瘦”,甚为可怜。这里流露出一种感伤情绪,表现出作者自惜自怜的心境。

>

《毛滂集》

这首词用三联工整对仗的对句写春日的景物,末句通过怜梅寓情于景,托起词的意境,使之不落俗套,是别具匠心的。

烟暖柳惺松,雪尽梅清瘦:读毛滂《生查子》
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