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爷是个大烟鬼,当过师爷教过私塾,家里断顿了还要给他买烟土 ...

我是陕西山阳县板岩镇香沟村的一个村民。小时候,我爷爷经常跟我讲我太爷的故事:一个民国时期的落第秀才,写过呈子,当过师爷,教过私塾,既才思敏捷又爱出风头,既尊崇礼法却又迂腐不堪,一个好烟土如命的民国老头——

>

我老太爷叫欧阳英彩,是一个读书人。那年到商州城参加会试,原本我太爷讲自己的考卷做好了,这时,一位同乡不会答,请他作答,许诺给我太爷一老碗烟土。

我太爷高兴的答应了。结果批阅试卷的时候,阅卷老师发现了舞弊,把

二人叫去当场作答,我太爷对答如流,但那位同乡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。主考官大怒,将二人带到商州知府审问,太爷只得吐了实情,就这样,太爷原本即将到手的秀才帽子就此丢了,而且那一老碗烟土也被没收。

爷爷边讲边摇头,说我太爷一辈子就败在烟土上。

>

秀才落了榜的太爷,为了维持生计,便到丰阳城(今山阳县城)开了一个“保和铺”(相当于现在的律师所),专门为人写呈子(诉状)打官司,就此,人们便将我太爷称之为师爷。

太爷帮人打官司,能把黑的说成白的,把白的说成黑的,凡是他经手的案子,一律都能胜诉。爷爷说,又一次,我太爷接了一个案子,给原告写呈子。太爷的同事也接了相同的一个案子,给被告写呈子。两个人就在同一张桌子上写呈子,结果我太爷理路清晰,当堂胜诉。

从此,我太爷一下子成了红人,县太爷还赠给他一把宝剑,可惜后来我们躲土匪时,被别人趁乱偷去了。现在回想起来,那可是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啊!

我太爷的书房外边是磨坊,书桌正好就对着柴窗下面,柴窗外边是个大猪圈,养着有几头肥猪,于是,经常有喜鹊到猪槽觅食。当时,我二太爷是管家,见了喜鹊就来轰赶,但人哪比的过带翅膀会飞的,人来喜鹊飞,人走喜鹊来,将二太爷惹的分外生气。

有一年春天,我太爷正在书房写呈子。这天,又来一群喜鹊,我二太爷气不过,便操起一把土墙,瞄准喜鹊,一枪打过去,喜鹊倒是没有打到,但鉄子飞过去,穿过窗户,从我太爷下巴擦过去,险些丢了性命。

从此以后,我太爷不再帮人写呈子打官司了,太爷给我爷爷说:这可能是老天爷给他的警示,要是亏心事做多了,这一枪可能就将人嘣了!我二太爷也受到惊吓,从此再也不摆弄土抢了。

>

太爷将丰阳城的保和铺关了,摇身一变,成了私塾老师。他在本地教,县城教,还到山外去教过。当了私塾先生的太爷,依然好出风头,喜欢和其他先生斗劲。

有一次,城隍庙要写一幅对子,主持人请了很多先生着笔,然而过了半天,在场的先生就是没人出头写,太爷看着在场的先生,哈哈大笑,说:我来出一幅对联,大家莫要笑话!

此时,太爷的一位学生也站出来,说到:“先生,您说,我给您写出来”

爷爷脱口而出

好大胆敢来见我

莫害人早去回头

众人纷纷伸出大拇指,既赞好对联,又赞好书法。

太爷除过识文断字,其余啥都不会。不会做饭,也不会洗衣服。

听说有一次,我太爷的父亲让他到菜园地去帮忙除草,结果太爷竟然把薅锄(锄头)反掂(扛)着,竟然把有锄子的一头抱在怀里,却将长长的木把拖在后边,一路上将看到的人都笑死了。从此方圆几十里的人都说我太爷是孔子的徒子徒孙,是个书呆子。

太爷一辈子严格遵循孔子的儒家礼法,中古中矩,但有时候却又表现得过于迂腐。

爷爷说,当时家里有十五口人,农活十分繁忙,爷爷早上天麻麻亮就要到地里挖地,我大伯和父亲十一二岁就在地里干活,天摸黑才能回家。

但太爷却不考虑农家子弟的辛苦,依然将繁琐的儒家礼法贯彻执行,他自己倒是有时间对长辈跪拜请安,可是后代子孙们还要到地里干活,光是给太爷行跪拜请安礼,就要耽误好长时间。

除过礼法之外,太爷在家就是君王,说一不二。一家人吃粗粮,每顿饭都给太爷单独做一碗细粮饭。

一年春天,正值米播种时节到了,家里的地还没有挖完,一家人忙的昏天黑日。此时,太爷的烟土没了,大声喊我爷爷立刻进城给他买烟土

我爷爷当时正忙的不可开交,便对太爷说:“嗲哦,今儿实在走不开,等今天地里活做完了,明天进城去买行吗,就请您误一天烟瘾行吧!你看家里桐油都没钱买了,鸦片烟不吃不行吗………”

话还未说完,太爷将端在手里,专为他一人做的麦面泮汤,火烫烫的,一碗就直接扣在爷爷的胸口上。

奶奶说:那一天家里啥活路都没有做,爷爷只得进城给太爷买烟土去。

太爷五十九岁就离开了人间。

>

(编辑 秦楚玉 图片来自网络)

太爷是个大烟鬼,当过师爷教过私塾,家里断顿了还要给他买烟土 ...
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