种烟叶的那段日子

种烟叶的那段日子文| 盛歌

>

湄潭不仅出产茶叶,也是烤烟的种植基地。这里产的高品质烟叶都是运往上海的。30年前我们村差不多家家都种植,我家也曾种了好几年。

土地下户后,每家都分了田地。地都是根据人口多少,地的好坏,远近等相结合分的,所以每家除了很少的一点自留地,都是东一块,西一块的。我家最远的地就是在一个叫“六果屏”的山上,听说是孙悟空大闹天宫时,把玉帝的屏风踹翻后掉到了这里,当时还一起掉了六个水果下来,因此而得名。六果屏离我家大概六里远,我家那块地离山脚大概600米,在大约呈60度倾角的斜坡上。这是我家烤烟种植主要的地。

烤烟都是先把种子洒在用牛粪作底肥的培养基里,就像现在的大棚蔬菜一样,用塑料薄膜盖上,保持一定的温度和湿度,培育成约4-5寸高的苗后,再移栽到地里。然后就是浇水,施肥,防虫害。等长到2尺高左右时,叶片泛黄了,叶柄发白了,掰断时清脆作响了,表明烟叶成熟度够了,就摘回来准备烘烤。

我们家最初没有烤房,都是背到两里外的叔家去烤。后来请人筑了土砖,也建了一个烤房。白天把烟叶摘来一摞一摞的放在屋里,晚上一家人就点起煤油灯(那时我们村还没通电)把其绑在竹杆上。刚开始我只能打下手,坐在一边给哥哥姐姐递烟叶。递烟叶是有技巧的,要把三片烟叶的大筋背靠背,叶柄对整齐才能让其受热均匀,烤时才不掉落,递烟叶的速度还要快,有时怕来不及,我抽空提前把烟叶一叠一叠的分好。后来我也学会了绑杆,我妹妹就给我递烟叶。绑杆也是有技术含量的,要左绑一叠,右绑一叠,不能太紧也不能太松,太紧了烟叶过多竹杆不能承重,也不透气,受热不均,过松了需要绑很多竹杆,烤房装不下,也可能烤的时候掉下来,引起火灾。后来妹妹也会绑了,就都是自己边拣边绑了,我们几姊妹相互竞赛,看谁绑得又快又好,我也赢过几回,很开心的。绑上杆前还要按叶片大小和成熟度等对烟叶稍作评估,分类绑。

>

全部烟叶都绑好后,就把其放进烤房。烤房有4~5层,把稍次点的放在最上层,最好的放中间,最差的放最底层。父亲在烤房里放,我们一杆一杆的递进去。放好后,把门窗都用稀泥密封好。开始生火烤了,整晚都是父亲自己守着,白天他抽空休息,嘱咐我们观察一下干度与湿度,如要超出正常范围了,才叫醒他起来调节火的大小等。烤烟是要许多煤炭的,庆幸的是前几年我家挖过煤炭,储备得还较多,所以不用到别处去买煤炭了。

烤几天后,观察烟叶成金黄色了,其他指标也都在要求范围内了,就熄火冷却。一两天后,打开门取出来,虽然冷了两天,但烘房里温度还是很高的,呆一会就大汗淋漓了,烟味也特别重。这以后的动作都得特别轻柔,否则会把烟叶弄烂,弄碎。父亲在里面取下,我们拿到院坝放在用凳子搭好的架子上,进一步等其冷却。待烟叶变软后,把其从竹杆上取下放在竹席里。母亲又带着我们根据其叶片大小,颜色,是否有破损等情况分拣等级,大概有六七个等级,最好的是前三等了。分好等级后,一小把一小把的扎好,然后放在角落码成垛,盖上稻草,这样稍压一下,烟叶可以继续柔软一点不至于碰坏,烟叶把子也有型一些,好看一些。父亲常用烤好的烟叶裹成烟卷抽,我和伙伴们有时也偷偷的拿出自己家的烟叶卷几根比试一下。在烟叶烤好下架冷却的时候,又开始去采摘下一批烟叶来烤了,一季烟叶好像要烤5-6回吧。

>

等有空了,就把烤好的烟叶背或者挑到烟叶站去卖。那些收购人员是很认真的,要一把一把的检查,有时还要拆开检查,防止在等级高的烟叶里混进不好的烟叶。烟农在分拣的时候有时也把握得不太准,其实分拣的时候越把握不准,自己越吃亏,收购人员刚好趁机压等级,不过母亲带着我们分拣得很仔细,也很准确,不仅没有被压等级,有时还给我们提一些等级。当时方圆有好几个烟叶站,他们收购的标准也不完全一致,如果和烟叶站收购人员熟识,他们也会把标准放宽一些。记得有次我们为了卖个好价钱,我和我姐就是背着烟叶多赶了几十里路,到凤岗县的水鹅坝收购站去卖的。我们家就这样一直种了好几年,虽然没能富起来,但却收获了不少的快乐!

>

作者近照

作者简介:盛鞠良 遵义人 退休军医 中华诗词论坛新诗版版主 笔名:盛歌 ,愚乐 ;山野一杏翁,园间一诗农,坚持辛勤耕耘,稍有所获。诗作积极向上!清新!朴实!真挚!饱含乡土气息,偶有温馨浪漫!

种烟叶的那段日子
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