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诚勿扰女嘉宾杀夫 非诚勿扰女嘉宾陈芷涵

“好嘞,坐好了,我们要出发了。”祁阳今天有些高兴地带着老婆孩子去往餐厅。

“爸,我们准备去哪里呀?我都快饿死了。”斯年一个人都快躺倒后座上了。

“好了,做起来,注意安全点,你爸这会开车有点小快。”周菡萏等会这后座的斯年说道。

“我知道了,妈。”斯年不躺了改趴着,望着窗外。一阵风吹来,撩起了斯年额间的碎发,露出了饱满的额头。

“年年,你在想些什么呀?怎么看起来这么的忧郁?”周菡萏通过后视镜看着有些不高兴的斯年,就张口问道。“难道你是有暗恋的对象了?”说完周菡萏都有点兴奋了。

“妈,你在想些什么呀?我哪有啊?”斯年不知道想到些什么就蹭的一下脸红了起来。

“还说没有,你看你的脸都红了。”周菡萏还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“老婆,你就别问了,斯年还小,你这也太快了点吧。”祁阳在一边听着,忍不住插了一句嘴。

“还是我爸对我好,妈你应该好好地学着点。”斯年迎着微风对祁阳说道。

“那好吧,我不问了。”周菡萏有些不兴奋的看着这爷俩。

以前小的时候斯年总是和老爸作对,这长大了之后咋感觉和自己都不亲了,反而和他老爸有很多话可以聊了。

这也许就是孩子长大了,真的是和爹亲啊。

“真是没有良心的小子,也不知道小的时候给谁亲的,现在都敢这么给老妈说话了。”周菡萏佯装生气的对着父子俩。

“老婆,我没有啊,我就只爱你一个人。”祁阳听到后立马表明自己的心迹。

“还是你的嘴甜。”周菡萏对着开车的祁阳笑了一下。

“爸,你真会哄人。”斯年撇撇嘴对着秀恩爱的俩人已经快无语了。

“好了,我们到了,赶紧都下车了。”祁阳把车子停好,三个人就一起去餐厅吃饭了。

吃饭的时候有一个小的插曲。

“爸,我去个洗手间。”斯年吃到一半的时候被一阵的尿意憋得没有办法,只能去上个厕所。

非诚勿扰女嘉宾杀夫 非诚勿扰女嘉宾陈芷涵


猜你喜欢